此号已停更,更新指路:星期八的阿九
 

重要通知

 文章已更新,指路@星期八的阿九 

  之后都会在@星期八的阿九 更新,手机号变动,此号不再更新。之前已更新完结的所有短篇,长篇都留在这里,就当个纪念吧,感谢大家一路陪伴,最后,@星期八的阿九 @星期八的阿九 @星期八的阿九  在这里更新!在这里更新!在这里更新!麻烦各位大大奔走相告,记得关注哦~~~期待在新的开始里见到熟悉的你~

查看全文
 

余生欢喜

罗晴✘王大山

这对太甜了,我先搞为敬!求各位太太快动笔吧!

全程私设,怕崩所以ooc到家


正文


“老……老婆”王大山有些忐忑,背着手偷偷揪着衣角。


“嗯?”罗晴刚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擦着头发。


这是他们领证后住在一起的第一个晚上,罗晴的动作很快,给妈看完证,麻溜就搬过来了,倒是让王大山猝不及防,他这里,着实有点脏乱差。


“我还有点积蓄,明天咱去看房子吧”


“有房子买什么房子?你那点钱踏实留着”罗晴照着镜子,最近老是长痘,她快烦死了。


“我这儿太小了,你现在两个人,不能挤”王大山站起来,想离罗晴近点,走了两步又坐下了。


“怂货”罗晴看着他...

查看全文
 

“高湛…静贵妃…有多久未来了……”


那日之后,萧选的鬓边添了许多白发,每日昏昏到午时方醒,申时便又躺在塌上,不问朝政,不召后宫,每日都要问上一句。


高湛看着自己从小跟随到老的帝王,不免心酸,这是他仰视了一生的骄傲啊


“陛下,已一个月十一天了”


“一个月十一天,她终究不肯出来”萧选踉跄的下了塌,甩了甩有些褶皱的衣袖。


“高湛,你说,朕是不是太狠决了?朕……朕是爱她的……一直……”


林静坐在廊桥内,不时带着笑意望向远处,又低下头来继续绣那朵未完的芍药,这便是要送给眼前人的。


“阿静,阿静”远处的女子朝她跑来,粉衣红衫,十...

查看全文
 

涛我 划水篇(勿上升真人,接受无能请撤退)


“我曾见过你,虽然…但是…”


我十六岁时,曾遇见过一个人,明眸皓齿,巧笑倩兮,这一生……大概都不会忘记了


见到她的第一眼,她叫静,人如其名,真的很安静,但一点也不妨碍我被身上的气质吸引,这世间当真有这样的妙人么?我下意识的咬了一下自己的手指,庆幸自己没有做梦。


“你好,我是静”


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我不会告诉她,我偷偷的托关系去做她的助理,其实那时候的她不缺助理。


后来她说,她见我年纪小,长得可爱,不忍心拒绝让我打包回去。


听到这话时,我狠狠的...

查看全文
 

度华

“你若肯顾盼回眸望我一眼,我又何须辛苦坐拥这山河万里?”


“你这一辈子,心心念念的,从不是我……”


“陛下,您醉了……”


“朕这一生唯醉过一次,可这一醉便是一生……静妃,你可明白?”


静贵妃与陛下,已一月未见了,宫里人都说,寿宴后,梁帝已不是梁帝,而静贵妃自然也不会是静贵妃。


可从前,他们不是这样的……


“陛下,贵妃娘娘差人送鸡汤来了,您喝些……”


“出去!朕不是说过吗?不许把她的东西送...

查看全文
 

相思【风镜】

平生不会相思,才会相思,便害相思。

今晚的风大,天也黑漆漆的。飘进窗内的凉意,还有随风而来的雨水。如此,显得院里那棵依旧鼎力的树格外明显。

没开花的叶子,这黑漆的夜没了些许它的颜色,也许,它又原本就不是最耀眼的那一个。可明镜仍认得,那是他的桂花。

院子里的桂花早早地落了,也不知道今年的它是否准时。她犹记得那片红霞,同夕阳一样的,娇怯怯的,风一吹,压弯了枝桠,落在碎石的庭院地下。

细细在案前铺了纸,提笔写下了几行字。

笔下墨色转淡,落了两滴泪在纸上,看着,好为悲壮。

“天风哥哥”

“等阿镜十七岁,我们便订婚好不好?”他站在那颗还不算茂盛的桂花树下,用指尖缕过她因疾跑而有些散乱的碎发...

查看全文
 

琴骨

“娘亲,为何有海?”

“海为何咸?”

“娘亲!念儿同您说话呢!”小姑娘嘟着嘴,不满的推搡着女人的腿“娘亲日日对着这海弹琴,念儿都听倦了!”

她停下音,小心翼翼的将琴收进琴盒,又将小姑娘被风吹起的碎发别过耳后“可是玩累了?这便回吧”

她拉着小姑娘的手,朝着不远处一处房屋走去。

“念儿,来吃饭啦”她有些匆忙的将锅盖盖好,端着盘子到一旁的桌上,有条不紊的码好筷子。

屋外一男子背着手瞧着,眉头微蹙:“她……还是不肯回来吗?”

“太后……自从先帝走后,就说什么也不见宫里的人了……奴才也只能让人在不远处守着……”

“母亲到底……还是怨朕……”他闭上眼,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陛下……”...

查看全文
 

桃花

蘋叶软,杏花明,画船轻。

双浴鸳鸯出绿汀,棹歌声。

春水无风无浪,春天半雨半晴。

红粉相随南浦晚,几含情。

阿静挽着袖子,撩拨起湖水的涟漪,入春了,可这水还是有些凉,比不上春风的暖意。

“怎的又让你们娘娘碰水?朕的话都当耳旁风了吗!”

阿静起身转头去看来人,不悦的摇了摇头,将篮子给了一旁侍女,又拿帕子净了手才向人走去。

“前两日下了雨,打下了不少桃花,我瞧着可惜了便拾一些收起来,哪值得大呼小叫的”阿静嗔怒着抬手拍了拍萧选的胳膊,便被那人握在手里。

“天刚回暖些,便不知道爱惜自己。怎么听你刚才的话是在怪朕?”

“臣妾可不敢”阿静抽回自己被捂的严严实实的手,缩回袖子里。

“行啊...

查看全文
 

长评——《坠花湮》

爱你❤❤❤

仁瑰忆亓:

@拾柒 


来自一个上了大学以后就不再学语文导致高中时期攒下的唯一一点儿文采就这么...丢...了...的萌新 [捂脸]


阿静在这里是一个让人爱到心尖却又恨得咬牙切齿的人设。她仍对谢玉有情,憎恶林家用她做棋子 & 冷血到想借谢玉的手灭之;再以“让陛下为难”这般的借口意欲将腹中之子除于自己的计划之中;及最终忆起往事种种却如笼中的金丝雀般失去自我...


但她又如此令人心生怜惜。失了孩...

查看全文
 

坠花湮——21(完结)

她还是心软了,刀失了一寸,不过半月,他便能起身了。

她自请搬进了冷宫,没有人问为什么,她还是静嫔。

“陛下,静嫔娘娘还是不肯用膳”

“由她去,她若是爱折腾就由着她折腾,朕也不屑知道,只一条,嫔妃自戕是大罪,你们给朕看好了”

“是”

林澈撑着身子应付了外头的奴才,这才殃殃的回到塌前,长长的舒了口气。

小梨拿帕替她拭着额角的汗,一眸子泪就要掉出来了“娘娘何苦呢,生病哪里能自己扛着,还不让奴婢往外说”

“好了,别担心了,我没事,不过就是夜里着凉了犯了胃寒,有什么打紧的。我一个戴罪之人,还是别兴师动众的好。倒是连累了你们同我受苦”林澈勉强着笑了笑,抚了抚小梨的脸“景琰……怎么样了?”...

查看全文
 

坠花湮——20

“陛下下手也太狠了些,这都见青紫了,娘娘那日就不该去撞枪口上……”

“好了小梨,你若再大声些,这满宫都听去了,没得惹些是非。不过就是小伤,抹着药也就好了”林澈转过头冲镜子里瞧着,指腹抚了抚伤处,不以为意“记得多擦些粉,别叫人看出来”

“娘娘!”

“好啦,快去”林澈冲她笑笑,待人走远,脸上很是阴沉,指腹轻捻,又重新去瞧那伤痕,低声叹了口气。

“造下了多少孽事,就该承怎样的罪责”她饮下一口酒。

这是林澈同苏荷讲的话,说这话时,若有人仔细瞧,静嫔的脸上是带了泪的。

“年节要到了吧,那日里……可别脏了我的孩子”

“是”

萧选近日里的脾气是愈发差了,也愈发爱宿在芷萝宫了。

香缠心字,茶...

查看全文
 

【玉阳】红锦

一缕青丝一缕魂,红锦系命赠爱人……

“这么多年了,我谢玉……是真的喜欢你……”

“你我今生还会再见吗……”

“为夫……就此别过了……”

谢玉走时腕上多了一系红绳,视若珍宝。

“红绳保命,务必珍重自己……”

“大叔,你说咱都这样了你都守着这腕上的东西,很重要吧”问他的是跟他一同流放的一个孩子,十五六岁,小小年纪却遭连坐,也是可怜。

“是,很重要”谢玉抬手摸了摸腕上的红绳。

“什么呀,我看他就是书生穷矫情,就他绳上那颗金粒子要是当了,能填饱多久的肚子,他偏不。现在这年头,活命才是大事!”旁边人不屑接上一句,啃了两头窝头。

“大叔,送你这个的是你的夫人吧,所以你才这般珍视”

那是...

查看全文
 

坠花湮——19

萧选见着来人一愣,手上动作一滞,高湛便得了林澈脸色忙去拿了下来,收拾了一地杂碎,退出门去。

“陛下这是又恼谁呢?”林澈也不看他,说着话弯腰去拾地上的奏折,淡淡瞥了两眼便放在一旁,转头再看,萧选眼里已带了凶色。

“陛下何故……如此看着臣妾?”

“你忆起往事种种,竟没有一丝怨怼于朕?”

“陛下说什么”

“林家抄斩,晋阳自尽,就连你最好的姐妹林乐瑶也于林氏宗堂悬梁,你亲眼看着你父亲如何分尸,你就一点……没有怨恨于朕?”萧选数起自己往日罪孽,倒是见不得一丝悔意,反倒更加笑的凄凌起来“静妃,莫不是一场大病叫你失了心,还是你同他们一样,都等着算计朕呢!”萧选愤的抬手将龙案前的东西尽数扫下,朝着林...

查看全文
 

坠花湮——17

“鼓鞞惊破霓裳,海棠亭北多风雨。歌阑酒罢,玉啼金泣,此行良苦。驼背模糊,马头奁匝,朝朝暮暮。自都门燕别,龙艘锦缆,空载得、春归去……”

“再有两月就要生了,怎么弹上琴了?还这般伤感”萧选向前踱了两步,皱着眉头。

“什么事都不叫做,也是闲的无聊了,陛下有心事?”

“无妨,不过是些朝堂上的事”萧选接过茶,抿了一口“你这儿的茶,总是不同些,却是好喝。”

林澈浅笑,并未接话,又斟上一杯,抬手按上了他的太阳穴。

“陛下是为着臣妾的事吧”

“你知道了?”萧选抬头,眼神有些复杂。

“外头闹的动静这样大,我怕是不知道也难”

“阿澈……”萧选握上她的手,一时无话。

“大臣们说的对,我如今还在妃...

查看全文
 

坠花湮——16

萧选在脑中臆想了千百种林澈醒来后的反应,哪曾料到会是这般的乖觉。

她就躺在她怀里,嘟着唇刚让萧选哄睡着,手还死死的抓着萧选的衣襟不放,不时地嘤咛两声,皱着眉蹭蹭脸颊,很是安稳。

萧选曾怀疑林澈到底是不是记起了从前的事,也曾怀疑她乖觉下是否的别有用心,甚至,他都想过他的阿澈怕不是被人调了包?

再打破自己种种无稽的想法后,他还是有些不适应林澈现在的样子,甚至,总有种隐隐的不安。可是几个月过去,并无异样。

怀里的人动了动,才又将他的思绪抓回来。

“抱抱~”林澈迷迷糊糊的睁眼,便又伸臂缠住了他。

和从前一样的小孩子心性,反倒是更粘人了,其实萧选很吃这套,他喜欢乖觉温顺的女子,会让他很有成就...

查看全文
 

【蔺静】续

早知恁么。悔当初,不把雕鞍锁

他那般不羁的性子,这次倒是意外的犟。

她不来,他便日日上书,连带着拖了人家姑娘。

“抱郁思,独倚望远忧,苦寻七载迷踪影,含情脉脉情悠悠,肠断思念中……”

“原来只知先生情话说的好,不想这酸话更有味道”

她掩嘴轻笑,怕是专为自己演的这一出,摇了摇头,还是这样的性子。

“原来学了情话是哄得夫人高兴的”

“如今呢?”

“如今若是不酸上两句,夫人可还会来?”

他低眉,收了眼底那丝窃喜,抬了琴弦上的手,转过身来。

“先生如今……倒是稳重了不少……”她又如何看不出人眼底那份怨念,纵是演的,也是怨的……这是她第一次在他眼里,瞧见一种叫失落的东西。

“夫人呢...

查看全文
 

坠花湮——15

“行刑!”

“他还真是个好父亲,用自己,求了林乐瑶一命”

“朕让你笑!”

……

“啊!”林澈自梦中惊醒,她能清楚的看清城墙下躺着的那个人,一滩滩的血,还有脑浆,那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呐,就那样被扯开了,闭眼,都是一片片的血色,还带着些白的流脓的东西,胃里不觉一阵恶心,捂着胸口便吐了起来。

萧选到的时候,她就一个人缩在床角,远远的就能看见她颤抖的身子,面色惨白的吓人,死死咬着下唇也不能控制自己的一点情绪。

他想靠近她,看着她直后退的样子,也只能作罢“都是死的吗?看病啊!”萧选气急看着地下跪着的一众太医,他真恨不得都拉下去杖毙了算。

“陛……陛下,看这样子,娘娘是受了刺激病情发作了,臣等...

查看全文
 

【蔺静】

酒色误迷情,与君醉卧寒舟里。
 听琴画雨,手拙难下笔,苦入相思曲。

与君樽前饮,十里桃花不如卿。
 江湖归隐,爱恨谁能定,红颜来相许。

“先生可当是作痴了梁上君子,日日要叫我请”怀里娇人轻嗔,又是惹得一阵欢愉。

“夫人又取笑我,这梁上可呆的我腰疼!”

“那倒是委屈先生了,哈”

娇人浅笑,烛影里,自是一派春光。

“待来日大事可成,便随我去看琅琊桃花可好?”

随意散在身前的乌发倒真是个好东西,此刻掐着一缕发尖捉弄着娇人轻笑的蔺晨想。

“我瞧着我这两日都有白发了”一丝丝将头发从人手里抽出来,仔细拣了一根轻扯,递于那人看。

“早生华发,也好,如此我便能与夫人携手白头”...

查看全文
 

坠花湮——14

袅晴丝吹来闲庭院,摇漾春如线。停半晌整花钿。没揣菱花,偷人半面,迤逗的彩云偏。

“你真要为了她……毁了这宁侯府吗?”

“父亲……”谢玉自梦中惊醒,擦了擦额角的汗,枕边人正抬眼痴痴的望着自己,饶是什么也没说,转身睡去。

“侯爷,宫里面都打点好了”

谢玉定定看了一眼身边人,拿了衣裳离开。

大院里,早已站满了一排排手握利剑的死士。

“侯爷,陛下突然去了芷萝宫,这……”

“该死!”谢玉匆匆停下脚步,捏紧了手里的剑,闭上了眼“也罢,既如此,也怪不得我了,杀!”

“侯爷可想好了?”

“成王败寇,有什么可想的!我若不亡他,他日他必亡我,是他自己送上门来的!”

“是!”死士拱手,挥手示众。...

查看全文
 

坠花湮-13

“她……还没想起来吗?”谢玉捻着酒杯,低声一字一句。

“是”

阿静啊,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你怎么就能忘了我呢……

“那位主子如何了?”

“倒是常来”

多说无益。谢玉挥了挥手让人下去,独自扶额。

“阿选!”林澈觉得这日子是越发无聊了,守在这芷萝宫里,萧选近来有忙顾不得她,她便整日猫在武英殿外数着日头等他出来。

“又在这儿等朕?”萧选揽过人在怀里,看着她,便也什么烦心事都没了。

“阿选,我今日会治病了!”林澈高兴的拉着萧选的袖子,一脸的得意。

萧选看着阳光下的脸,那般朝气,那装了星辰皓月的眸子,倒是……像极了从前的乐瑶。

乐瑶……密探来报,已自尽于言府……这话,自己倒不知道该怎...

查看全文
 

【蔺静】无念不成欢

幽帘漫纱,晕灯红烛,一室的醉香

绛红色的帘帐下,多了两具互相依偎的身子,冬日里,倒也多了几分暖意。

“夫人这是还恼我?”从背后抱住娇人的身子,指肚轻磨着人指边的牙印,轻皱眉头,倒是替着她疼。

“当日叫你这登徒子勾了去,原也是我活该!”

朱唇轻启,贝齿微张,那样委屈的话,倒多了些调情的意味。

手不安分的在人身上游走,停在小腹便被人抓住。

“蔺阁主精力充沛,哪里是话里心口疼的样子?”

“原是疼的,见着你,自是有人替我捂心口”将头埋在颈间,轻舔了一口。

“呸!”打掉腰间的手,便背着他起身,随手拿了一边的外衫准备披上,便被人拉进了怀里压在身下,手里的薄衫自是顺着落下了床榻。

“我好容...

查看全文
 

【孟婆×静妃】

孟婆汤八泪为引:一滴生泪,二钱老泪,三分苦泪,四杯悔泪,五寸相思泪,六盅病中泪,七尺别离泪,八味孟婆伤心泪。

神,生于人心,而死于人性。孟婆渡人世,熬孟婆汤。历三千年,造化成仙。

一日,孟婆遇一生魂,自黄泉入孟婆庄,眉目姣好,着湖蓝锦袍。孟婆庄鬼差回首,查阴阳录,得“妙音”二字,青州人氏,无前生后世,报冥王,知舍卫国,敬“文殊菩萨”,欲送昆仑。

孟七怒,扬黄泉八百里黄沙,集孟庄幽鬼,于第十殿战三日,拦妙音。

“你终于来啦”妙音抬手冲着孟七笑,轻拭过那人嘴角。

“你修善道七千年,渡我三千年,自堕轮回,到底是不愿见我了么?”

“我渡你三千年,可渡成了?”妙音轻笑

“妙音自修善道,渡众...

查看全文
 

坠花湮——傻静日常【番外】

“陛下!”

林澈正掰着花瓣无聊,就看到了身后的萧选,忙起身扑了过去。

萧选勾勾她的鼻子“说了多少次,叫阿选”

“可是他们都叫你陛下”林澈看了看四周,皱着眉。

“我是……跟他们不一样吗?”林澈有些犹豫的问,明明有人跟她说过不可以这样叫。

“是,不一样”萧选拉着人进了内室,解了人的斗篷,放在塌上。

“阿选”林澈端过一旁的榛子酥,有些自豪。

萧选看看点心,又看看那人,好似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想着今日朝中的事,确是不必犯这个险。

不多想,便也拿了点心,嗯,还和从前的味道一样。

“好吃吗?”林澈眼里满是期待。

“好吃,和从前一样的好吃。”

“阿澈从前也会做点心吗?”林澈有些好奇。...

查看全文
 

坠花湮——12

萧选坐在床边,床上的女人昏睡着,倒也安稳。月亮旁边出现了一颗非常亮的星,他小时候也曾见过,她宫门外的楠树树叶繁茂,月色从树叶横柯之间在穿过。

夜色静谧,却不知这女人何时才能醒,她醒了又该如何面对。

她那般护着这孩子……

她刚嫁给自己时,自己非要带着她回娘家,自己第一次见她笑,是在看见她望着一方药圃的时候,后来,便是御花园里的桃花。

趁着人安睡,便替她凿了后院,移了桃树,围了一方药圃,这样她醒来,也许会好受一些吧。

“陛下,已是子时了,您歇下吧”高湛将案上的药碗拿走,看了看外头的天。

“再等等”

萧选没再说话,高湛眼观鼻心,却看到了门外的小丫头。

“丫头,你怎么猫在这儿呢?”高湛...

查看全文
 

坠花湮——11

“你从前,是个歌姬?”

林澈坐在镜前,苏荷替她描着眉。镜里的眸子,一看便是哭过的。

“不是恨林家吗?怎么还哭了?嗯?”萧选温声细语,抬手放在林澈肩上,却加重了力道。

伸手捏过那人的下巴,一滴泪落在萧选指边,催的他怒火更甚,伸手打翻了妆台。

林澈闭上眼,身子一颤,仍旧一句话都没说。

“好好画个妆,朕带你,看看风景”

萧选迈步离开,苏荷忙起身去扶瘫坐在地上的林澈,见着她双颊垂泪,面上无望就那么看着远处。

“告诉那人,别反……”林澈摇着头,死死抓着苏荷的手,方才觉得自己,还有一丝力气。

“爱妃今日很美。”

她换了红装,眼尾第一次填了啼红。慢步上了城墙,的确,萧选看呆了。原来觉得素衣...

查看全文
 

坠花湮——10

萧选觉得这几日心里颇不安宁。朝堂后宫看似平静如水,实则暗潮涌动,不知何时就会掀起惊涛骇浪。

他拿不定主意,这宫殿的主人,倒时该如何自处?

不过没关系,他是帝王。

折子只看了一半,他的头开始疼,一双冰凉的手按在他的头上,准确的找到穴位为他按压。萧选一把拉住她的手,将她带到自己怀里。

  “枉矢西流,如火流星。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他半眯着眼睛看她。

饶是她平常再平静,此刻心里也开始害怕,她挣扎着想从他怀里坐起来,却叫人狠狠地按着不让她起身。

“你知道吗?”他离得她更近了些。

他在试探她。

“臣妾不知。”林澈看似无意的扶了扶有些显怀的肚子,面色波澜不惊,胸口却...

查看全文
 

坠花湮——9

“这样大的事,为何要瞒着朕,你好大的胆子!”萧选坐在案前,怒不可遏。

“臣妾以为……陛下不会要这个孩子”

“你以为?你如何以为?”萧选起身绕过案前,低头盯着地下跪的挺直的人儿。

“在你心里,朕就这般薄情?”萧选伸手踮起人的下巴,面色阴冷“还是你,根本不想给朕生孩子?”

林澈的心还是颤的,她从未见过萧选这幅样子。

暗掐了掐自己,再抬眸看人,已流下两行泪来。

“说话啊!永远都是这幅样子!”萧选气极,甩手便是一个巴掌落在脸上,当即就见了血。

萧选皱眉,握了握拳头,看着人撑着胳膊起来,依旧那般跪着

“你就没什么要解释的吗?谋害皇嗣,这是死罪”萧选的戾气消了些,语气也沉了许多

“解释了...

查看全文
 

坠花湮——8

世上最凉薄的人有两种,一是谋者,一为戏子。谋者无心,是看透世态炎凉的麻木;戏子无情,是演尽红尘百态的忘情。

巧的是,两者我都是。

“你叫什么?”

“卿若”

“林小姐……我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是啊,见过”女子将斗笠摘下,嫣然一笑。

林澈抱着自己坐在案上,披着衣裳,指肚磨着香囊,皱眉深思。

这宫中的眼睛太多,这事,终究瞒不过太久。

“玥姊,送几副药给我如何?”

“你疯了?就算你不爱他,孩子何辜?”言玥坐在殿首,看着眼前的人,始终不肯相信。

“给我个理由”

“玥姊……这孩子……陛下怕是也不会让他生下来……”

“如此,你宁愿自己动手?你就这般自信,我会帮你?”

殿内沉寂...

查看全文
 

坠花湮——7

眼见着这天色越发不好,高湛徘徊在武英殿外,听着里头的动静,皱眉深思。

里头萧选坐在案前,支着脑袋,时不时一个奏折扔于地上,叹着气。

这些日子,他宠幸了越妃,胡良媛,许美人……还有些他都叫不上名字的妃妾,不是嫌弃脂粉味太重,就是嫌弃这衣裳俗气,又或是点心不好吃……总之就是不合心意。

看着桌上放着的妃册,始终定在芷萝宫  静妃上,这脑子里,怎么就挥不去她的影子了呢?

想着,又是一个茶杯落地。

弓着身进来的高湛身上一颤,不敢多出声,怯生生的禀道“陛下,这天儿,下了大雨了”

“下雨便下雨!你也是太闲了是吧!别来烦朕!”

“陛下,静妃娘娘……”

高湛话未说完,萧选就是...

查看全文
 

可念不可说 番外

.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春雨洒落八百里,淅淅沥沥。

我还是很喜欢你,像炊烟袅袅几许,棠梨煎雪又落雨。 

我还是很喜欢你。

“在画什么?”萧选进来时,便见静水立在案前,提笔不知画着什么。萧选上前顺势环过她的腰,靠在她肩头。

“我看着外头雪色正好,便想着给它添株红梅”静水不理他,重新沾了沾墨。

“可画好了?”

“你瞧瞧”静水放下笔,侧过身子将画移到他眼前。

“臣妾画的不好?”静水见他皱眉,轻声问。

“没有没有”萧选忙答“好是好,不如我提副字?”说完便握起笔来,静水替他铺平纸,往边上靠了靠。

欲寄君衣君不还,不寄君衣君又寒。寄与不寄间,妾身千万难。

静水看着他写,先是皱眉,...

查看全文
© 拾柒|Powered by LOFTER